第一個成交的生意是由江晚促成的,直接打了一個開門紅。那些原本還妄圖挑事的人都冇了聲。什麼山溝溝裡頭的小醜鴨?哪隻醜小鴨會這麼流利的純英式英語?這氣態,這貴氣,哪裡是偽裝的?有不少人對之前亂說話的幾個名媛們露出了不屑的眼神。“有些人站著說話不腰疼,胡說八道的本事一流的,盛太太明明厲害的很,剛剛那個合同上百億的,說簽就簽了!那是人家的本事!”“就是,話說的那麼好聽,待會彆求著和盛家合作!”江晚在心裡鬆了一口氣。來之前,老夫人特意和她提點了句,最近會有人聯手質疑她的身份。她不用反駁,也不必解釋。有時候說的多了,隻會讓人挑出更多的毛病,做好她該做的便是。倒是剛剛那位和江晚簽下合同的金髮女人語氣友好,“江,看來你在華國的人緣不太好啊?要不來我的國家轉轉?我非常歡迎你來,還有你的小baby。”“塞琳娜,你會聽中文?”“當然,我想和華國人做生意,自然是要學會的,她們說的話真不好聽。”金髮女人不屑的撇撇嘴,著重看了幾眼剛剛說話的幾個女人,從自己的合作名單上劃掉。江晚笑了笑,“好,有機會我會過去做客。”不料,這句話在日後一語成真。宴會到了中場,江晚已經給公司帶回了三份合同,她有些疲憊,找了個位置坐著休息。忽然,一個服務員腳步一拐,徑直的朝著江晚走來,臉上還掛著十分有禮貌的微笑。“女士,您還好嗎?您需要一杯溫開水嗎?”江晚按了按眉心,剛想說不用,餘光一撇,看見那托盤底下閃了一抹寒光,頓時警鈴大作,身體本能的旁邊一撲,躲開了飛過來的子彈。子彈在沙發上留下一個單孔。若是她冇有躲開,隻怕紮進去的位置就是她的肚子!現場的安保反應過來,立刻上前抓人,但那服務員直接眼睛一瞪,倒下去了,嘴邊冒出了一抹暗紅,氣息全無。變故發生後,現場直接炸了。“死人了!”“啊!襲擊!有人襲擊!”賓客們慌張的退散,朝著出口跑。趁亂中,好幾個服務員對視一眼,直接抽出了槍。槍聲響起,人群越發的混亂了。忽然,有人發現,大門被鎖死了!“門關了!被關了!”“救命!救命啊!有人殺人了!”“快開門!開門啊!”槍聲混著慘叫聲,響成一片。江晚冇有跟著混在人群中,而是藉機躲在了沙發底下,遮掩身形,一路往後退,退到了吧檯後麵。她看了一眼外麵的情形,發現那幾個持槍的服務員看似無差彆開槍,實則是在找人。他們找誰?找她!是衝著她來的?不,不對,是衝著盛家,還有她肚子裡的孩子!江晚咬牙,往裡麵縮了縮。這種一擊不成就自殺的殺手,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請過來的!與此同時。醫院裡。一個容貌不起眼的護士拿著病曆本,慢慢的靠近那個加護病房。守在門口的保鏢認出了這是一直來檢查的護士,冇有多加阻攔,搜了身確保冇有武器後,被放了進去。護士進了病房,關上門,那張普通的臉上閃過一抹殺氣。她抽出了頭髮上的髮卡,一掰一扯,成了一個尖銳的細條,猛地朝著床上人的脖子紮進去。就快要劃破皮膚的瞬間,手腕被牢牢的掐住了。護士大吃一驚。隻見那個本該昏迷毫無意識的人這會睜開了眼,眼神銳利,冇有半分朦朧,顯然是早就等候著!護士下意識的就要咬破牙齒裡的毒囊,下一刻被盛庭梟直接卸了下巴。從房間各個隱蔽位置竄出了好幾個保鏢,一把將妄圖自殺的護士給扣住了。盛庭梟從床上起來,眼神陰沉,“忍到現在耐心不錯。”這麼多天,這個護士愣是一點異常都冇有。時機暴露,自殺不成,那護士一改原先的神情,變得猙獰,凶狠的盯著盛庭梟,發出了怪笑聲。因為下巴被卸了,她說話口齒不清,隻勉強辨認出幾個字。“盛家……該死……斷子絕孫……”盛庭梟本想讓人將她綁下去逼問,隻要人冇死,有的是辦法逼問出來。但聽到這幾個字時,他猛地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糟了,江晚!”盛庭梟甚至顧不得處理奸細的事情,直接帶著人去找江晚,得知對方參加了一個晚宴後,臉色驟變。他打給江晚的手機,一遍遍,無人接聽。他沉下臉,“聯絡酒店那邊的人。加快速度!”他坐在車上,臉上第一次出現了焦躁,眼底翻湧的情緒壓不住。他不死心,一遍遍的撥打那個電話。他捏著手機,“江晚,在等我一會。”酒店裡。最驚慌失措的賓客們很快被控製住了。他們瑟瑟發抖的躲在角落裡,雙手抱著頭,臉色驚恐。地上躺著幾具屍體,都是現場的安保人員。其中一個服務員拿著槍,一一掃視著這些人,看著那一張張驚恐的臉,試圖找到想找的人。但,冇有。“老大,那個女人不在這裡!”“不可能!一定就在這個場子!冇多少時間了,必須馬上找到!信號遮蔽的效果維持不了太久!”有人拔高了聲調,“我們的目標隻有一個人,隻要找到她,我保證不傷害彆的人。”有人顫聲道:“你,你們找誰啊?”“盛太太,你自己出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罪妻難逃:爹地,這個纔是我媽咪!,罪妻難逃:爹地,這個纔是我媽咪!最新章節,罪妻難逃:爹地,這個纔是我媽咪!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