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望晴上輩子是冇說過愛情,卻又深知,男人和女人,最忌收不中意者所贈之物。江明朗接過東西的手停頓了片刻,轉頭看著江望晴,有些難過地說:“我們不就是朋友麼?”“呃......”江望晴愣住了,他乾巴巴地說:“......是啊。”江明朗笑了:“如果是朋友,那我來看你,不是很正常嗎?”他縮回目光,打開巧克力,走向江望晴:“想不想嘗一下?亦不知是否好食。但店裡最好吃的也是這一款啦。”“謝謝呀。”江望晴伸出手去接。“謝天謝地。”江明朗伸過手來蹭她的頭髮,江望晴正要說話時,江明朗已收起雙手,接過剩餘的巧克力,走回桌前交給正在斟茶的周金台。周金台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放下壺把茶杯推到跟前:“謝謝。”見他不動,江明朗揚起眉頭:“不吃飯了?”“我看不慣。”周金台說完,扭頭就往外走,時間不長,又折返而回,端上來一盤瓜子、一盤麻花。江明朗看著自己坐在桌邊,臉色平平淡淡地提筆接著做題的樣子,表情略顯呆板,片刻之後,就坐在周金台的對麵,端起眼前的茶杯,呷了一口熱水。白熱依舊,隔著水汽望著周金台愈發感覺此人冷冽。江明朗撩開視線,不知不覺地回憶起前幾日周金台送走他時發生的一件事。當時他就站在大門口看他,說“不是阿望晴弟弟,而是未婚夫。”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冷靜而淡泊,但澄澈的目光中充滿了堅毅。江明朗在眼裡讀到堅定和堅持,有羨慕也有妒忌。再一次感覺到周金台的話不像宣誓主權的話,更多地,是像守護什麼。因此,他從來冇有責備過自己,倒是,對這位少年有幾分讚賞。“是不是看了自己的作品?”和江望晴寒暄幾句後,江明朗捅到桌麵上詢問周金台的情況。周金台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默默的說了十幾秒鐘:“可以。”他點了點頭,把桌邊一桌書往前一推,問道:“您想讀哪兒本?”“最上層的就可以了。”江明朗順手一指,唇角笑豔陽高照。江望晴目光疑惑地在兩個人之間轉來轉去,卻不吱聲。周金台遞過最上層的曆史書,江明朗翻開仔細翻看著。房間裡沉浸在一片沉寂之中,誰也不說什麼,隻聽見書頁翻頁聲和書寫刷刷聲。江望晴躺在病床上,望著對桌而坐的二人,愈見情緒愈是怪異。要是她真做了原主的話,在這樣的場景下,也許就想不到了。然而她卻有二十一世紀之魂,仍是一名醫生、是以、麵對這一幕,難免想起之前周金台病未愈,抱住林南,立刻打起十二分戒備。儘管未來充滿了變數,但是敗給男人這樣的事情,江望晴卻不願意發生。“那啥...金台來吧。”江望晴輕輕的咳嗽著,打破了沉默。周金台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數秒,然後點點頭放下手中的筆站起來走上前去。“怎麼回事呢?”周金台坐在床邊,壓低嗓門問道:“是不是出去了?”江望晴得知這是在問她要不要上廁所,但在江明朗麵前,依然臉紅搖頭:“不走了,我隻是覺得坐這兒讀書很不方便。你帶著我走到桌邊。”周金台聽後愣住了,他下意識的轉過頭看著江明朗然後點點頭。“好。”他應了一聲,抱起了江望晴。江望晴連忙勾住自己的脖子說:“你抱得更緊一些,不要讓我掉下去。”周金台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她,想著是什麼時候摔了江望晴。江望晴的心並不純淨,看到他看著自己的臉,臉上多了一絲熱度。江明朗微笑著說:“要麼我就過來。”“不用!”“不用。”兩人齊齊出聲了,一興奮、一淡定,愣住了,嚇住了江明朗。江望晴紅著臉來到脖子根上,垂下頭來訕訕地說:“那什麼,我、我我最近胖了。”江明朗無聲的端詳江望晴的瞬間,扯住嘴角露出笑容。“好吧,就是發福。”周金台應了一聲,把懷中的男人抱得更緊一些,抬腳走向桌邊放下來,然後掏出方晏勾畫好的毛線拖鞋彎下腰來讓江望晴換上,江望晴坐在桌邊提筆接著做題去了。他這些都乾得井井有條,而江望晴也波瀾不驚。連周金台蹲下來幫她穿鞋子的江望晴的臉也冇多大改變。江明朗在旁邊坐著看兩人,總覺兩人像是同居十幾年的老丈夫。不矯揉造作、不羞怯羞澀、隻習以為常、平和淡如水。他呢,則發瘋狂嫉妒,但不知是嫉妒江望晴還是周金台。“不吃飯了?”江望晴從周金台手裡拿過水杯,一口熱開水,一口麻花。江明朗回過神來,目光落到江望晴的臉上,微笑地搖搖頭。“非常美味,大家來品嚐一下。”江望晴強烈推薦。真是的,江明朗的身材比周金台還高大,兩人長得再漂亮不過了,一個是陽光燦爛的明朗,另一個是溫暖如春的清麗。這二人,如果在**小說中出現的話,妥妥的就是一對了。而他本人,也將墮落為**小說中無關緊要的炮灰女配。可是她不願做女配。畢竟周金台因為她而變得更好了,她不願意為任何人做嫁衣了,因此,說啥都不可能讓周金台走。“好吧,行吧。”看著江望晴遞過來的麻花,江明朗微笑著接了起來,但把麻花送上嘴的時候,卻下意識的看著周金台說,江望晴怎麼冇有把麻花遞給自己?周金台,他...誰不嫉妒?江望晴看到自己再瞪大眼睛看著周金台,心裡嚴重質疑這句話是不是看中了自己小未婚夫的麵子,自己無比希望能說出一個人跟一個人相處冇有出息。可是也不好意思直說,隻好偷偷咬著牙,伸手去捅江明朗眼前的曆史書,問道:“不就是讀書嗎?好漂亮!你這種三心二意並不是閱讀應有的心態。”“同樣的道理。”江明朗輕笑起來,看到江望晴皺眉的樣子,莫名的感覺到了可愛。卻禁不住要見周金台一麵。倒並不是因為自己對周金台的喜愛,而是,此人喚起了自己的好奇。明明在那一天,把他送出家門的時候,態度是如此的決絕,可是在這一天,江望晴卻和他聊了起來,這男人應該是一點反應也冇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見傾心:八零福運小嬌妻,醫見傾心:八零福運小嬌妻最新章節,醫見傾心:八零福運小嬌妻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