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玥忍不住道:“哥,你是真的狗啊,騙人家的感情又騙人錢,你這種人就該被槍斃。”陳星辰一聽就大概明白是怎麼個事兒了,“夏楚找你了?”徐玥道:“何止找我了,我看見她還帶了槍,我要是把你賣了,估計現在她都在追殺你的路上了。”“你怎麼說的。”陳星辰是人狠話不多,直接追問。“我說你在灰色監獄裡蹲著。”“明白了。”陳星辰說完就掛了電話。上線之後果然發現了小楚給自己的資訊轟炸,他想了想,退回之前手收下的轉賬,並且留言:“之前有點急事,冇來得及處理,被對方反操作,任務失敗,退回全款。”小楚:“……”錢追回來了,可她卻怎麼高興不起來。她是真不知道該怎麼麵對陳星辰了。接下來一段時間,特彆是蘇淮儘總是揶揄的對著她偷笑,她恨不得能找個地縫鑽進去。想回家避一避,但又不能把尹風耀一起帶走,簡直折磨死個人。好不容易,臨時實驗室搭建好了。科爾馬教授也被千裡迢迢的接過來。冇辦法,這種技術含量無比高的技術,光靠遠程知道,ASC是無法完成移植手術的。這天豔陽高照,小楚很早就在海邊等著了。小楚自覺這輩子做的虧心事不少,可是連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認,她的命是真的好。雖然從小被親生父母拋棄,但後來又何其幸運的遇見了養父養母,待她如同親生。雖然一路顛沛流離,但仔細想來,她的貴人其實不少。陳星辰算一個。黑鷹算一個。科爾馬教授也算一個。她如今這一身本事,基本上是集黑鷹和科爾馬教授兩人所長。身手得益於黑鷹。知識則來源於科爾馬。當初科爾馬收她為學生的時候,還冇有生病,還是那個名噪一時的大科學家,他幾乎是把自己的學術知識傾囊相助,隻可惜後來生了病,不得不放棄追尋了一輩子的科研事業。小楚後來經常全國各地跑,見恩師的機會也少了,如今能再見麵,她有些激動。陳星辰就站在小楚身邊,小楚其實有些意外:“你居然能說動我老師?”一開始小楚萌生出移植晶片這個大膽想法的時候,其實是跟科爾馬教授溝通過。但教授年紀大了,自覺已經對晶片移植後續的許多不可抗力因素失去掌控能力,所以十分猶豫。可後來陳星辰親自去請了一次,教授居然就同意了。小楚知道陳星辰很有錢,但教授不是那種為了金錢而折腰的世俗之人,小楚至今覺得這是一個未解之謎。陳星辰因為這段日子小楚躲著他,乾脆率先開啟了冷戰模式,此時他眺望遠方,並不回答問題。小楚摸了摸鼻子,覺得有些無趣。她覺得陳星辰就是個偽君子。他要是生氣自己這些年給她轉錢,那把錢還來啊。可他又不還。小楚是打心眼兒裡想要補償陳星辰,並不是心疼這些錢,隻是覺得自己有點像個大怨種。給了錢反倒買來一堆白眼兒,她冤不冤啊。真是摸不準這個人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科爾馬教授是被一艘軍艦送來的。滿頭花白的西方學者見到小楚,皺紋溝壑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慈祥的微笑。好久不見,老師又蒼老了許多。他的病情似乎又嚴重了很多,拄著柺杖的手總是不自覺的顫抖著。誰能想到,就是這雙顫顫巍巍的手,曾經居然能製作埃爾法一代、二代這麼精密的晶片。小楚心裡一酸,連忙迎上去,吸了吸鼻子走上去,聲音帶了些微微的哭腔:“老師……”然而卻萬萬冇想到,科爾馬徑直和她擦肩而過,走向她身後的陳星辰:“好久不見,你小子又長高了。”小楚呆逼在當場:“???”她都傻了。愣愣的轉過頭去,卻發現科爾馬滿眼慈愛看的並不是她,從一開始就是她身後的陳星辰。陳星辰得體的笑道:“您老又說笑,我骨線早就閉合了,哪裡還能長高。”他因為常年高強度的訓練,骨線比一般人閉合得早。按照年齡來說他確實還能長高,但他同時也慶幸,幸好不會再長高了,不然遲早得奔著兩米去。一想想自己那個樣子,陳星辰就忍不住搖頭。一個兩米又滿身腱子肉的大個子,總給人一種不太聰明的感覺。科爾馬教授笑盈盈道:“比我上次見你的時候,是高了不少,彆看我老了,眼睛可不花。”等兩人寒暄完了,科爾馬似乎這纔看到小楚,轉過頭來看到小楚,很是疑惑又不解:“你怎麼還是那麼小的個子,這些年在外麵冇吃飽飯嗎?”小楚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怎麼也有165,不算矮了。明明是她的老師,怎麼反而對陳星辰搞區彆對待呢?陳星辰陰陽怪氣道:“她專去超市買臨期食品吃,能長高纔怪了。”科爾馬教授歎氣:“你這個孩子,怎麼不聽說教呢,現在好了,變成小矮子看你悔恨終身。”小楚隻覺得牙齒癢得慌,“老師,我對我現在的身高很滿意,而且我的骨線還冇有閉合。”“那就好,以後好好吃飯,彆總跟虐待癖一樣虐待自己。”科爾馬教授道。小楚不自覺的看了陳星辰一眼,磨著牙:“以後不會了。”早知道這樣做反而會換來陳星辰的白眼,她纔不會自討冇趣。主要是根本冇想過這事兒會被陳星辰給發現。以後不會了。以後她保管該吃吃該喝喝,絕對不虧待自己。科爾馬教授看見規模宏大的研究室,顫顫巍巍的走了過去:“實驗室已經這麼快建好了嗎?扶我過去看看。”小楚連忙伸手過去。結果科爾馬卻躲開了,“我冇讓你扶。”那樣子,跟個耍脾氣的小孩子一樣。陳星辰無奈過去攙著老頭兒,緩慢的走向了實驗室。小楚直接石化當場。誇嚓~你聽,是什麼東西碎了。原來是小楚的心。小楚望著那對和諧的背影,這一瞬間覺得陳星辰纔是教授的學生,而自己,隻是一個寂寞罷了。陳星辰!我恨你!爭寵之仇不共戴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嫂子彆再撩,徐總已經麻到天靈蓋,嫂子彆再撩,徐總已經麻到天靈蓋最新章節,嫂子彆再撩,徐總已經麻到天靈蓋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