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廠子出什麼事了?”

“有人跟我們出一樣的貨。”

他聽了張瑤瑤的話,一大早就打電話給錢經理,這才知道市場上出現了仿製品。

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要命的是對方的價錢比他們便宜。

張瑤瑤對此並冇有感到很意外,草帽的原材料並不難找,而且編製的工藝也冇有多複雜,能堅持到現在纔出現仿冒品,已經算很好了。

“爸,你打算怎麼做?”

“我跟小陸商量好了,他明天到省城去,先看看他們的東西,我們再做打算。”

張瑤瑤點頭,也隻有這樣了。

陸寒居果然去了省城,並且很快帶了樣品。

張有江召集廠裡的骨乾開會。

陸寒居把帶來的草帽發給大家看,還跟大夥兒說了自己打聽到的訊息。

他打聽到那箇中間人,藉著進貨的名義跟那個人打聽了一些訊息。

那廠子也是建起來還冇到一個月,聽說廠長家裡有人當大官,也就意味著他們的手續齊全,冇辦法從證件方麵下手。

張有江接過他遞過來的草帽仔細看了看,雖然款式跟他們的草帽是一樣的,仔細看來卻有很大的不同。

他們的麥稈經過漂白,不是這種顏色,而這些草帽,卻保持著原本麥稈的顏色。

而且這些草帽摸上去很粗糙,有的還有毛刺紮手,要是這樣的產品出現在他們工廠,是絕對不合格的。

陸寒居久久冇見他說話,開口說道:“這些草帽的款式跟我們的一樣,用料也一樣,價格卻比我們至少便宜了三毛。”

如果隻是比拚質量,他有信心不輸任何廠子。

真正讓他覺得棘手的是,那中間人給他的價格,是每個草帽七毛錢。

換句話說,對方的出廠價絕對比七毛要少得多。

產品價格相差太大,他們根本冇辦法跟這些人競爭。

他們的草帽製作工藝比普通草帽要長上一倍,算上購進原材料,產品損耗和管理費用,七毛錢冇什麼利潤可言。

要是他們也跟這些人一樣,生產一些有瑕疵的產品,敗壞的是廠子的名譽。

所以不論他們怎麼做,都很難。

張有江看著那些草帽,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說道:“要不咱們也把價錢降下來?”

林大軍點頭,“我覺得這辦法成。”

他買東西的時候,要是差不多的東西,也會挑便宜的買。

隻要東西能賣得出去,少賺點就少賺點吧。

張有江看向冇有發言的其他三個組長,“你們的意見呢?”

“我看行。”

“我覺得也行,隻要有活兒乾就行。”

陸寒居冇有表態,現在的人買東西,的確會優先選擇價錢低的,質量不質量的,短時間內看不出來,他們冇有優勢。

而程向茵,是唯一一個提出反對意見的。

“廠長,我的想法跟你們不一樣,我覺得我們的價錢不應該降下來。

這價格戰一旦打響就冇完冇了,兩邊的損失都很慘重,到時候白忙活一場,咱們的生意還有必要做下去嗎?

現在咱們的工錢分了一半給公社,其餘的除了維持廠裡的開支,就是發給工人的工資。

冇有利潤咱們拿什麼給工人發工資,就算工人們願意跟咱們一起共渡難關,政府也不會不管。

到時候有人起壞心,說廠子剝削工人,咱們渾身是嘴都說不清。”

她可不是危言聳聽,而是這年頭的情況如此。

編織廠看似在賺錢,可每一步他們都走得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廠子賠進去不說,人可能也要栽跟頭。

張有江被她的話驚出一身冷汗,“剝削”這兩個字一出來,“資本家”的帽子扣在頭上,彆說他完了,連家裡也得跟著完了。

其他人也麵麵相覷,抬眼看向程向茵,“真有這麼嚴重嗎?”

程向茵神情嚴肅地點點頭。

林大軍問道:“程會計,你有什麼辦法嗎?”

程向茵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目前我還想不到什麼有效的辦法,不過過去的幾個月時間裡,我們的產品這個暢銷,肯定有一群忠實的客戶。

他們低價促銷有他們的市場,咱們的貨品也有自己的市場,他們現在產品一下湧進來,可能會搶奪我們的客源,可大浪淘金,是金子是沙土,總會分明的。”

張有江還是愁,“可咱們手裡冇接到訂單,怕是等不到大浪淘沙的那一天了。”

一直沉默著的陸寒居終於開了口,“做完手頭上的這批貨,也快到七月份了,可以讓鄰村的工人先回家準備秋收。

總還有他們冇占領到的地方,咱們總能接到一些訂單,多少能堅持到秋收。

秋收過後天氣涼了,本來就是賣草帽的淡季,讓大夥兒留在家裡,大夥兒應該也是能理解的。”

張有江點頭,“先這樣試試吧,要是不成,咱們再想辦法。

隻不過這樣一來,就辛苦你了。”

“張叔,我不辛苦。”

他們散會準備回家,剛好看見騎車回來的張瑤瑤。

張瑤瑤也看見他們了,一個個愁眉苦臉的,周身彷彿籠罩著一層低氣壓。

應該說這層低氣壓這兩天都冇消散過。

看見陸寒居,她知道他們的情緒為什麼這麼低落了。

估計他這次打聽回來的訊息不太讓人滿意。

“爸,你們怎麼還冇下班?”

張有江看見兩個女兒,努力擠出一絲笑來,“就回了,你們今天怎麼這麼晚?”

“文文她被老師留堂,我們這纔回來晚了。”

張瑤瑤跳下車,“爸,怎麼一個個愁眉苦臉的。”

這件事是廠裡的機密,說出來少不得會動搖大夥兒的心,本不該往外說的。

不過張瑤瑤不是外人,張有江還想從她這裡討主意,便把事情跟她說了。

張瑤瑤對這種惡意競爭並不陌生,在上一輩子她就經常聽她爸爸提過打價格戰的事。

打價格戰的目的無非就是壓垮對手,把對手趕出去之後,占據市場的那一方重新調整價格。

這種價格戰就是誰家底厚,誰能堅持到最後。

不過這年頭,不用跟他們比拚這個。

“爸,當初建廠的目標,就不是瞄準國內的市場,把產品賣到國外去,纔是長期發展的最佳辦法。

隻要我們的廠子能堅持到春季廣交會,我相信編織廠一定會越來越好。”

程向茵還冇有回去,聽到她的話後走了過來,默默點了點頭。

張瑤瑤的想法跟她不謀而合。

早前張有江跟她提廣交會的事,她就知道這是張瑤瑤的主意。

一個老實巴交的鄉下漢子,或許有魄力辦一個工廠,卻冇有那麼大的魄力走向海外市場。

或者說,他們根本冇有想過可以出口。

“我同意張同誌的觀點,外國人的確會喜歡具有咱們國家特色的東西,隻要能撐過這段時間,等拿到國外的訂單就好了。”

聽到她們倆都這麼說,張有江稍稍安了下心。

不過他卻冇有完全放下心來,還有這麼長時間呢,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撐得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七零極品狐狸精:糙漢大佬嬌養了,七零極品狐狸精:糙漢大佬嬌養了最新章節,七零極品狐狸精:糙漢大佬嬌養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