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冠冕堂皇 “你們這些不長眼睛的兔崽子!你們攔著我老丫頭做甚麽?我是為俊哥兒著想,你們看,俊哥兒被這個狐狸精引誘得什麼樣子,剛纔他居然說讓咱們大家把那個狐狸精隨葬,彆把那個狐狸精弄死,就等著咱們去送死呀!” 來者是張青遠,楚默言同窗好友。 他恰好駕著一輛牛車帶著兒媳葉氏及兩個兒子一起來到村口。 他從人群中擠出來,一看就是江盈麵色灰白、暈頭轉向,再看楚默言像是身受重傷般抱著江盈的樣子,不禁十分驚心。 又見潘老婦人竟持扁擔要揍江盈一頓,張青遠思前想後,護著江盈、楚默言二人。 張青遠指著潘老婦人再指著圍觀的鄉親們心疼不已。 “潘老太太,你在乾什麼呢?江丫頭是個好男人,一看,顯然是傷得很厲害。你不但不幫助她,還要乘人之危打擊她。.你這麼恩將仇報啊!你的良心啊!難道都給狗吃掉了嗎?” 裡在受到張青遠的如此斥責後,第一時間迴應,趕緊善意的說明。 “張家三郎啊,您就是不認識。今天早上鄧夫人約我來見鄧鄉紳父子時,兩人實在見不到。兩人一致表示夢裡見過江盈之後,再醒又見不到東西。 恰遇一雲遊女道姑路過我們落霞村時,女道姑善良地治好鄧鄉紳、鄧新富眼,並送給鄧夫人一把桃木劍請她去試江丫頭。 冇想到鄧夫人這次的嘗試,也是真的嘗試得很奇怪,你看這把桃木劍上不是有血跡的呀,而且江姑娘一捅,可是一下子就像是快要死掉似的。 那位道姑道,若桃木劍沾有蟲,表示江丫頭乃山中妖精變化而來,特食蟲練精。 於是,鄧夫人就把江丫頭說成妖精了,大家也就不會有什麼疑慮了呀。 哪個人由這麼癡、這麼笨一下就這麼聰明。 這個要不說是妖精的變化,就冇法說了呀。 張家三郎,既然您是楚家二郎同窗好友,您一定要好好點化點化楚家二郎,叫他不要保護這個妖精變成江丫頭。” “趁江丫頭還冇來得及暈倒的時候,大家索性一點火,將她化為灰燼,江丫頭這個妖精再也無法繼續禍害百姓。””你的意思是說,你不應該把她燒得這樣慘嗎?””你是在說我呢!””我知道你不是在說我,你是說你自己吧。” 裡正言辭冠冕堂皇帶有為民請命的偽善色彩。 “你有誰敢為天下先?如果你再敢傷害盈兒一毫毛的話,肯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楚默言咬了咬牙,踉踉蹌蹌的扶住江盈起身,強撐住捂在胸前。”你知道嗎?我現在就在這兒!”她大聲說,”我要給你講一個真實的故事……”說到這裡,江凝已淚流滿麵。”怎麼會這樣?”他問道。說出來的這句話刺骨森然得令現場看熱鬨的鄉親們不寒而栗。 潘老太太一拍大腿朝楚博文呼了一聲。 “冤孽、博文、俊哥兒生母麗佳恐怕在天之靈、亦死不瞑目呀。依我看、這個俊哥兒靈魂、早為這個狐狸精所勾、現不能救活羅。可惜我命苦的外孫女、尚思待俊哥兒日後上中學、好好為其納妾。今日看來、亦不能。” 歸根到底,潘老人們天花亂墜地說三道四,表麵上為楚默言服務,實則為自個兒的外孫女巧姐兒服務。 在楚默言的威脅下,潘老太太大失所望,竟不管不顧,口不擇言,把心裡話,囫圇唸了一遍。 裡正也是麵有難色數度變化,他表麵上看似剛直不阿,但在對女兒秋姐兒終身大事方麵,卻早把楚默言鎖得死死的。 現在潘老婦人大失所望了,他怎麼能不更加失望呢? 他還考慮到楚默言以後上中學,還將自個兒的閨女秋姐兒收進房裡讓姐兒之類。 裡正雖打心眼裡是佩服江盈為了落霞村村民辦了很多善事,但自己私心畢竟還是打敗了正義之心。 現在,還有那麼個大好時機,裡正心裡,還恨不能把江盈燒死就行。 裡正在盤算隻要江盈死去,完全消失於楚默言麵前,讓任何人都不妨礙他女兒秋姐兒未來。 但你看楚默言此刻傷得體無完膚,神態自若地如此執拗地保護江盈,估計要張青遠勸楚默言拋棄江盈也冇有辦法吧。 裡正心思彎彎,終於沉著臉目露狠光地與楚博文麵麵相覷。 “哎,博文,如今,為咱們兩家長久利益著想,這該果斷的事,還不如下狠手果斷。遇到適當時機,就快刀斬亂麻,當機立斷,以免夜長夢多卻把你我弟的好東西弄壞了。” 裡正語氣中帶有鼓動楚博文感歎的話顯然是話裡有話了。 楚博文向來就是一個吃軟飯的主人,一想到江盈變得聰明伶俐後,確實為他的家庭帶來很多利益。 心中突然有了一絲不捨。 他雖知道裡正話裡給他的提示,可想到後來,如果不是江盈的話,便毫無益處,一時心中頓生猶豫,顧此失彼。 “那,裡正,自從我二郎如此保護江丫頭之後,便放過江丫頭一馬。即便江丫頭確實是那座山上修煉千年的狐狸精變化而來,但我看她並冇有乾出什麼惡事來,倒象是一隻善良的狐狸精。如今她昏死過去了,咱們派人送她到桃花島普陀山,恰好使她改宗佛門,修行有方,也許,她能謝謝咱們落霞村。” 不得不說楚博文看到好臉色,終於說出了番史上,最象樣子,也是一副菩薩心腸。 事實上,他說出這句話時,心裡自有小九九。 他以為江盈桃花縣開設的江顏堂也可以賺錢,要江盈改信佛門,那麼這個江顏堂不是屬於他家的嗎? “博文,我見您實在是越老越迷糊,難不成您還期望送江丫頭到普陀山來,江丫頭乖乖地就範不成功。她是狐狸精變來的,狐狸精最愛的東西,狐狸精最愛的是象您家二郎那樣長相俊美非凡的書生,您想饒過您家二郎麼?她曾經妖術越來越精,恐怕連普陀山那位高僧,也拿不出手。您拆她跟您家二郎走吧,恐怕她對您家二郎記恨在心,您可彆提強占您家開設的江顏堂賺銀子,哪有您家的命,今後斷了您家的門,哼哼!” 這兒正麵帶微笑,顯得相當正義。楚博文,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他從小就很懂事,從很小就開始讀書,成績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他做事也非常認真,從不馬虎。但一旦明確了目標並決心做出有利於自己的事情,那麼他就不會象楚博文那樣猶豫不決、左右搖擺了。 裡正說話足夠狠勁,不但直拆楚博文之心,而且義正詞嚴誇大江盈害處。 可惜江盈此刻暈倒在地,否則江盈肯定要歎息。 秋姐兒是綠茶婊肯定因為爹裡恰恰道貌岸然虛偽。 但楚默言扶住了江盈,靠著車廂嘲笑道。 他內息已亂,除在緊要關頭示好保護江盈,但由於強撐持,再不能說什麼,以替江盈開脫。 他正在竭力調整內息以安定心神。 今天由於盈兒上突然發生了一件事,使得楚默言首次眼界大開。 結果關鍵時刻,那些怯懦的鄉親們都那麼傻、那麼不知好歹,虧得自己也想對10年前的事報仇雪恨,就這樣忍氣吞聲的呆在了這。 急得怒髮衝冠、喉頭腥甜的楚默言竟生生站立起來暈頭轉向。 懷裡還抱著江盈。 楚博文聽了裡正的話,臉色立刻緊張起來,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 “裡正!我一直把你當哥哥看待,那麼你就說一說吧!我究竟應該怎麼辦呢?我家裡的一切花銷都要靠二郎掙得。我這個當了老父親的人不能明目張膽地違背二郎,如果他對我記恨在心的話,來天我二郎中學,咱們家的生活就很艱難了嘛!” 麵對利益,楚博文頭腦轉動很快,還算一個無所事事的老滑頭。 他很清楚裡正在猜他在想什麼,不過他也在猜裡正在想什麼。 裡正欲借其口出欲置江盈於死地,將冒犯其家二郎一事,任其發展。 可是楚博文雖習慣於伸手要錢卻並不笨呀。 他這纔不傻呢,擺明是要冒犯這一刻如同修羅一般狠毒的自家二郎。 他這個故意當著裡正的麵假裝冇主心骨的人將這個冒犯自家二郎並踢回裡正。 總之要為自己二郎當姨娘,那就是裡正閨女秋姐兒。 他有意接近裡正,一邊是落霞村的裡正倚重,一邊是看著裡正的臉十幾年,自己還不甘心總是屈居於人之下呀。 因此在緊要關頭楚博文的頭腦絲毫冇有迷茫。 “嘿嘿!” 說到這裡,看到裡正在臉色鐵青,楚博文再乾兩聲大笑,刻意裝出一副傻兮兮,驚恐萬狀。“你到底是想怎麼樣?”裡正看著他,問道,“你要乾什麼呢?”“我要讓鄉親們都知道我們村的‘大’字!”楚博文說得很乾脆。“裡正大哥哥,您可是一村之裡長啊,咱們落霞村可敬可敬可敬,無論您做出怎樣的決定,我們一家人都會聽從您的安排。” 聽了楚博文諂媚的話,裡氏鐵青著臉才慢慢緩了過來。 “博文,所以我當著全村老鄉的麵,可以幫你家裡作主。” “裡正大哥哥,我跟我家二郎之間的事情,讓你們來解決吧,咱們絕對不會有什麼抱怨的。” “嗯!所以,說定了,咳.咳.咳.” 在楚博文的支援與擁護下,裡正直起了腰、清了清喉嚨、揮舞著手擺出了大義凜然之態。 “村民們,你剛纔親耳聽著,博文講他家裡的事情,我來代勞,凡是我講過的決定都出自博文之手。在這裡我決定把楚家二郎懷裡的妖精用火刑燒死,位置在咱們落霞村祖宗祠堂大門口。” 說罷,裡正馬上用手跳來跳去指著落霞村的幾個壯漢,公事公辦地一聲令下:“張魁楊彪鄧亮!你三人可都是衛耆長手下的人,現在我命你將那個妖精搶過楚家二郎的手,再壓進祠堂大門,處以火刑!” 此時,一向受著驚嚇躲藏在車廂一角的小雨從車窗外的空隙中瞥見他祖父艱難地擠過人流,急忙跳下車奔向他祖父,他祖父拄著柺杖開始放聲痛哭。 “大爺.,您終於到了。剛纔可是把孫兒嚇得不輕,一看就是鄧夫人有意用桃木劍捅傷江姐,後來江姐疼得暈頭轉向,如今裡裡外外都在跟鄉親們說江姐就是妖精,想燒死江姐。大爺,您可是這個落霞村最長壽的人,您趕緊幫江姐說一聲呀,江姐她可是神仙,隻是個妖精而已。” 爺爺帶著柺杖指著裡正與楚博文二人搖頭晃腦的眼神中流露出鄙夷的神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農門小辣妻:我靠種田致富啦,農門小辣妻:我靠種田致富啦最新章節,農門小辣妻:我靠種田致富啦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