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伊稚邪將四洋屋的防禦開啟,武帥心裡感慨不已。冇想到,這四洋屋的主人居然是伊稚邪,他一直以為會是鄭為。就是看他們幾個人的感情,這四洋屋的主人是誰全都無所謂。幾個人一路衝著應城城門走去,進了城門後發覺,這城中居然是燈火輝煌。沈筱言幾個人雖說已然在城門邊住了一月有餘,可是從冇在晚間來過應城,見了此情此景,全都有一些訝異。“這每晚都是這般熱鬨麼?”沈筱言問。武帥搖了下頭,“平常也熱鬨,可是遠遠冇今天熱鬨,還不是由於今夜有競拍,彆的城池的人來了許多,因此纔會這般的熱鬨。”沈筱言聽言點了下頭,這般還可以理解。倘若應城每夜都這般熱鬨,那這應城,還真不是一般的繁華了,這般哪還像個邊陲小城?一路行至聖語競拍行,路上遇見的人,基本上全都跟他們一個方向前行。看模樣,這些人全都是去聖語競拍行的。可是等聖語競拍行門邊,沈筱言才否定了自個及的這一個想法。因為好多人全都停在了聖語競拍行門邊,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塊評頭論足,卻並冇繼續往競拍行裡走。“他們走麼全都站在這?”盧桃寶奇怪的問。武帥輕輕一笑,臉麵上的的意神情儘顯,“這還不簡單,他們進不去唄。”單看這些人的穿著裝扮就可以知,全都不是啥富人。而競拍行這種地方,全都是燒錢的。特彆是,這種一年一回的盛大競拍會。這些人冇足夠的晶幣,自然是進不去的。換個角度想,那也就是說,今天晚上這些參和競拍的人,全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這樣一想,沈筱言倒是又有了三分興致。到聖靈大洲後,確實是還冇接觸過啥修行之人。也不知,這應城的整體修行水平怎樣。走到聖語競拍行的門邊,武帥自然是走在最前邊。沈筱言幾個人跟在後邊剛預備進門,便聽到有個男人聲音尖酸的說,“我們全都不可以進去,這幾人是從哪冒出的?怎麼他們便可以進去?”聞聲,沈筱言幾個人步伐一頓,全都衝著講話的這人看去。這人長的尖嘴猴腮,一看便知道不是啥好東西。“我說黃壹艋,旁人可以進去,那是人家的能耐,你倘若也想進去,便去求求黃杉呀,說不對你磕上幾個頭,黃杉便樂意帶你進去了呢。”沈筱言幾個人還冇出聲,便見被稱為黃壹艋的男人身旁的人已然嘲諷出聲。沈筱言眉尾微挑,還當這幾個人站在一處,該是一塊的,可是聽這話耳朵意思,明明便不是那回事兒。被稱作黃壹艋的男人,真是剛纔那個說沈筱言幾個人的人。此刻聽到身邊的男人擠兌自個,黃壹艋的臉麵上閃過怒色,最終卻不知是由於啥,隱忍著並冇暴發。自然,這個是相對他身旁的這人。他們同為家族的小透明,身份地位都是差不多的,倘若真的鬨起,他可是占不到啥好處。可是,不和他計較,不表示他可以不和沈筱言幾個人計較。譏誚一聲,黃壹艋走向前幾步,站定在了沈筱言幾個人身邊。下頜高高抬起,用眼尾撇著沈筱言幾個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你們,剛纔說你們冇聽到呀,也不瞧瞧自己是個啥模樣,真當從哪來的阿貓阿狗都可以一塊進去呢?”在黃壹艋看起,沈筱言幾個人的穿實在在是普通無比,再瞧瞧臉,也不是他印象中這應城任何一家的人。更要緊的是,沈筱言跟娜木鐘都是美人,更是風格不同,各有千秋。這般的大美人,倘若可以是他的,少活幾年他全都樂意呀。至於鄭為仨人,除去個有修為,修為還不高以外,另外倆人的身上冇一點點的靈力波動。這叫黃壹艋的膽量徹底大起。實際上也是由於今天晚上進不去聖語競拍行,心裡本便有一些鬱悶,再加之剛纔被身旁的人給冷嘲熱諷一樣,這會他纔會腦筋發昏,想要用啥事來晚會一下自個兒的臉麵。如果他如今還清醒著,必定不會就這樣子貿然的出口。可惜的是,這世間最缺少的便是後悔藥。還不等鄭為幾個人有啥反應,那裡武帥氣的腦門兒上的青筋都暴出。這黃壹艋是白家的人,居然敢就這樣挑戰他,對他帶的人大放厥詞,這明明是不將他武帥看在眼中。武帥越想越氣,也忘了不該在聖語競拍行門邊動手的規矩,一個閃身到黃壹艋麵前,在黃壹艋還冇反應過來時,一腳踢在了黃壹艋的肚兒。黃壹艋的實力跟武帥比起,本便是天差地彆。更況且,這一次他冇防備,直接被踢出。霎時間,黃壹艋隻覺的自個兒的五臟六腑已然全部交纏在了塊,這種痛疼,叫他想要破口大罵。就是他剛纔抬頭衝著踢自個兒的人看去,便看到了武帥那一張滿是怒火的臉。黃壹艋是不知道武帥跟黃杉已然鬨翻了的事的,他看著武帥這樣,還當武帥是生氣他被人打了,如今對他是恨鐵不成鋼呢!這樣想著,黃壹艋趕快說,“想不到武公子也在這,我冇有事冇有事,便是被一個不要命的人給踹了下,我一人就可以將他拾掇的滿地找牙。”說著,黃壹艋還真的站起。看著黃壹艋前後搖動的身體,武帥忽然覺的非常悲涼。就是這感覺並冇持續多長時間,便被黃壹艋自己打破了。隻見他走到武帥的跟前到了謝,而後又指著鄭為幾個人說,“看到了麼,我大哥來了,知道他是誰麼,這應城堡主的獨生子,往後這整歌應城都是他的,怕了麼?呀!哈哈哈哈……”“剛纔究竟是誰打的我,最好自己站出,叫小爺我打回,這事呀,冇準便這樣過去了。倘若否則……”“否則怎麼?”武帥麵無表情的問。黃壹艋聽言趕快望向武帥,討好的笑笑說,“這個事呀,不用大哥你操心我自個就可以處理好,大哥你便站在一邊看便好了。我一會一定將剛纔那個踢我的人呢,打的滿地找牙。”伊稚邪聽言臉更黑了。便憑他?“那你這夙願恐高到死都不能實現了,”武帥的話叫黃壹艋輕輕一怔,“大哥這是啥意思?”武帥扯唇輕笑,“因為,剛纔踢你的那人,便是我。”黃壹艋這一下是真的呆住了,他怎也冇想到噢呀,居然是這般的。可是,武帥為啥要打他?武帥明顯是猜到了黃壹艋的想法,直接問說,“你想知道我為啥打你?”黃壹艋聽言老實的點了下頭。他自然想知,他彷彿並冇惹到武帥吧?這不禁分說便是一腳,難道他便這樣白白的捱啦?“你膽敢罵本少,本少踢你一腳,那是看的起你。”黃壹艋聽的一頭霧水,他啥時候罵武帥啦?瞧瞧一邊站著看戲的鄭為幾個人,他恍然說,“你們是跟著武公子一塊來的?”聽言,沈筱言幾個人同時衝他翻了個大白眼兒。見此,黃壹艋是徹底明白了。他當著武帥的麵,罵武帥的朋友,被武帥踢一腳,那全都是輕的。就是想想也是,要真是一般人,怎可能大搖大擺的衝著裡邊走呢?黃壹艋多希望剛纔的一切都是在作夢,可惜的是,他使勁閉了閉眼,再度張開後,看到的依然是武帥那似笑非笑的臉。刹那間在臉麵上堆滿笑意,黃壹艋彎著腰便到了武帥的身邊,“武公子,你瞧瞧,這大睡衝了龍王廟,一家子不識一家子,是我眼瞎,居然得罪了公子的朋友,你看我這一張賤嘴,真是應當打。”說著,黃壹艋輕輕的在自個兒的臉麵上拍了兩下。看著黃壹艋滿麵賠笑的模樣,武帥臉麵上的表情冇分毫的改變,即使眼都冇有眨一下。這般持續了冇有一會,黃壹艋臉麵上的笑意便僵直下。他一貫也是察言觀色慣了的,怎可能不知道武帥這是啥意思。非常顯然的,他是對自己剛纔抽的那倆耳刮子不滿意。眼尾的餘光掃眼在場人臉麵上的表情,看著他們那一副看好戲的表情,黃壹艋心裡實在如若吃了黃連一樣苦。可是叫他和武帥叫板,他是怎也不敢的。無奈下,黃壹艋狠狠的咬一咬自個兒的後槽牙,抬手,在自個兒的臉麵上狠狠的打了兩耳光。“啪!啪!”幾聲清脆的將掌聲,在這夜裡分外的響亮。再瞧瞧黃壹艋的臉麵上,兩邊都已然高高的腫起來了。不用多想,也知道這回他是用儘了全力。黃壹艋咬一咬牙,忍著臉麵上火辣辣的痛疼,再度在臉麵上堆滿笑意,“公子覺的怎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空間種田:獵戶相公又壯又美,空間種田:獵戶相公又壯又美最新章節,空間種田:獵戶相公又壯又美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