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立心,生民立命....”

“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季懷安嘴裡一直念著,回味著趙煜剛纔說的話。

而福海,朱有禮,季婉妤,皆被趙煜那高昂激憤的幾句話給愣住了。

季懷安仔細琢磨著,突然,靈光一閃,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趙兄,竟有如此胸懷.....”

“為萬世開太平...是何等的氣魄。”

季懷安連忙起身,對著趙煜深施一禮。

“今日,受教了,這四句話,當永傳千古!”

“天下才子應以趙兄為榜樣纔對!”

趙煜裝完逼以後,又恢覆成不著四六的樣子,甩了甩手。

“季兄言重了,此話乃是一個張載,張大師所言,我隻是有感而發罷了。”

“張載,張大師?此人是誰,怎麼未曾聽聞過他的事蹟?”

“這....”

“趙兄,我懂,低調低調。”

趙煜尷尬的撓了撓頭,特麼的,裝大發了,張大師,你可千萬彆怪罪於我啊,這個時代的文人哪還有這等氣魄,我也是想借你的名號,敲打敲打他們。

而朱有禮彷彿跟發現了商機一般,咧著嘴笑道。

“嘿嘿.,大哥,你可太有...有才了,什麼狗....狗屁大學士都不及你啊。”

幾人笑著,又開始了酒後吹牛逼的環節。

趙煜今天心裡也很是高興,平日裡自己喝酒玩樂都是一個人,如今不僅結識了朱有禮,還有齊國太子季懷安。

就跟21世紀的時候一樣,好兄弟喝完酒以後,總得吹吹牛逼。

俗話說得好,喝酒按摩泡澡一條龍。

改日,一定得在這京城開個足浴店,不為彆的,就為喝完酒以後有個好去處。

夜晚的京城,醉仙樓外。

醉酒的趙煜被福海揹著,一隻手拿著酒壺,一隻手抓著季懷安的袖子不放。

“來,季兄!咱們接著喝!”

“不醉不歸!”

季懷安此刻也是神誌模糊,被自己的妹妹攙扶著。

聽到趙煜讓他接著喝,他搖搖晃晃的靠近,然後掏出一個酒壺。

“我乾了!”

說完,就直接一飲而儘,而後直愣愣的躺在地上。

“好!”

趙煜見季懷安直接喝完,在福海的背上一聲大喝。

也舉起自己的酒杯,“將進酒,杯莫停!!”

咕嚕咕嚕,趙煜也是毫不含糊仰起頭就喝。

待到酒壺空了,他努力地抬起頭雙眼迷離對著季懷安說道:

“我也...”

“乾”字還冇說完,就倒在福海背上不省人事!

福海看自己世子徹底醉了,跟兩人道了一聲,就駕著馬車離去。

“真是聞名不如見麵,冇想到這位世子不像傳說的那樣不學無術,反而文采斐然!而且長得也頗為俊俏!”

季婉妤看著趙煜的馬車喃喃自語。

而本該也是醉的不省人事的季懷安站了起來,看著有些眼泛桃花的妹妹,臉上露出笑意。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妹妹對一個男人不反感。

於是他便打趣的說道。

“妹妹相中這趙煜了,要不要我給父皇說一聲,讓你們聯姻?”

季懷安突然的聲音,把季婉妤嚇了一跳!

“好啊你,不僅裝醉還偷聽我說話!”

季婉妤見自己的小心思被哥哥聽到取笑,頓時氣的臉頰鼓鼓的。

那股子刁蠻勁眼看就要上來,抬手便想打自己的哥哥!

而季懷安見自己的妹妹惱羞成怒,趕緊轉移話題。

“好了,彆鬨。就算我願意父親肯定也不同意,畢竟他是父親平生最恨的果親王的兒子。”

“果親王又咋了,他死都死了,父親還忌憚什麼!”

季婉妤的手停在半空中,不解的看向季懷安。

而季懷安卻沉默不語,父親忌憚什麼他再清楚不過。

果親王幾個手眼通天的義女,以及那消失不見的上千親王衛!

但是他今天見到趙煜之後,才發現自己和父親都忌憚錯了。

“虎父無犬子!”

“大周有此人,是大周的福氣。”

季懷安說完這句話,深深的看了消失的馬車一眼,便不再多說轉身就走。

一臉疑惑的季婉妤則是跟在後麵,不停地追問季懷安。

另一邊坐上馬車的趙煜,走了很遠之後便醒了過來。

他搖了搖發暈的腦袋,坐起身來。

“季懷安!”

“冇想到本世子隨便逛一逛竟然能碰到齊國太子!”

趙煜眼神深邃,喃喃自語。

他知道最近皇宮萬國朝貢,來了不少顯赫世家,皇親貴族。

可是竟然能在酒樓碰到齊國太子,他是萬萬冇想到的。

更讓他想不也明白的是,一個太子跟著來朝貢是什麼意思。

以身犯險,刺探虛實?

覺得自己國力強盛了,又動起了歪念頭。

趙煜想不明白,不過他也不擔心。

就算齊國造反,打起來也是自己那個坐在龍椅上的操心,自己安安穩穩做個二世祖吃喝玩樂就好!

不再多想的趙煜,拉開了門簾。

看著近在咫尺的家門,以及站在門口雙眼冒火的三姐。

趙煜趕緊放下簾子,聞著自己身上的酒味,趙煜知道回去肯定少不了一頓毒打。

於是索性繼續裝醉,這樣三姐看著心疼或許就不動手了。

說乾就乾,在福海馬車停好後,他一個翻身從車廂的躺攆上滾了下來。

整個上半身從車廂裡滾了出來。

他醉醺醺的打著酒嗝,嘴裡唸叨著。

“三...姐,我...我不想娶那個八婆,凶巴巴的還...嗝..”

“三姐啊,寶寶...嗝...心裡苦啊...”

“我...”

本來氣勢洶洶的蘇清荷,見趙煜這個樣子,頗有些心疼。

一臉疼惜的摸了摸趙煜的頭,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你啊...”

說完,就示意福海將趙煜背到府內。

趙煜趴在福海的背上,偷偷的瞄著跟在後麵的蘇清荷,不禁露出得逞的笑容。

等到福海將他背到床上之後,那本還清醒的酒意止不住的上湧,最後沉沉的睡去。

等到了第二天的下午,趙煜才被丫鬟叫醒。

看著院子裡三姐蘇清荷皺著眉頭盯著自己的樣子,趙煜心虛的看向自己五姐。

葉傾城則是端著一碗醒酒湯站在那裡。

趙煜見狀趕緊扶著額頭,撒嬌道。

“五姐,我頭好痛啊。”

葉傾城看著趙煜難受的樣子,既心疼又好氣。

“讓你喝那麼多酒!”

嘴上說著,可手裡的醒酒湯已經遞到了趙煜的麵前。

趙煜衝著葉傾城嘿嘿一笑,將醒酒湯一飲而儘。

而後猛地從床上蹦了起來,生龍活虎的衝著葉傾城豎起了大拇指。

“五姐!你這醒酒湯真厲害,喝完立馬就好了!”

葉傾城看著趙煜不著調的樣子,不禁噗嗤一笑。

“你呀!”

見到葉傾城笑了,趙煜趕緊瞥向一旁的蘇清荷。

蘇清荷此刻強忍著笑意,憋得有點辛苦。

見趙煜看向自己,她趕緊正了正臉色。

“昨日是不是又出去闖禍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姐,彆寵我了,我不想當大官,姐,彆寵我了,我不想當大官最新章節,姐,彆寵我了,我不想當大官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