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妙緣和她的那位老姐姐就被安頓在了作坊裡的休息屋裡,平日裡有女工想住那裡,也是可以的。

蘇如薇給員工提供的福利還是很好的,不僅提供兩餐,還提供點心茶水,所以妙緣和她老姐姐在這裡,可以受到不錯的待遇。

也因為蘇如薇這種待遇,越來越多的人想成為玲瓏閣的一份子。

轉眼快要過年了,鬆風書院也放假了。

大翊總算結束了讀書的苦逼日子,每天都在放飛自我,不是出門找附近的小夥伴玩,就是幫著店裡招呼客人。

小傢夥嘴甜,又打小練就了做生意的要領,倒是個很好的銷售呢!

年關期間,正是一年當中生意最紅火的日子,蘇如薇設計了不少簪釵的款式,讓作坊趕製,到時候做優惠活動,衝業績,給大家發放大紅包,所以手底下的簪娘們個個打了雞血似的。

那安陽公主一直冇回京,留在淮揚府瀟灑,經常來找蘇如薇玩,跟著小彤做簪子,小彤也跟著她學彈琴。

還彆說,小彤的簪子現在做得有模有樣,都有小朋友買她的簪子了,都誇小彤做的很可愛。

蘇如薇也冇拘著小彤的想象,給她材料和工具,她想做成啥樣就啥樣,小姑娘天馬行空的,做出來的產品倒是很受小孩子的喜歡。

妙緣一直很感激蘇如薇的收留,不僅收留她,還給她和老姐姐提供住所,和治療的大夫,連藥費都幫忙付了,妙緣覺得,她再也遇不到比蘇如薇更好的人了。

所以一直儘心儘力照顧著蘇如薇的兩個孩子。

閒時,她就做繡活,做好了拿到店裡賣,她想報答蘇如薇,不想要什麼錢,可是蘇如薇堅持給錢,不僅給底薪,還按件算抽成。

妙緣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感激的話纔好。

所以她用自己賺來的錢買布匹給兩個孩子製作過年的衣服。

大翊現在已經實現了披風自由了,不僅沈知晏給他買,安陽公主給他買,妙緣嬸嬸也會給他做。

關於對妙緣的叫法,蘇如薇看妙緣並不老,皮膚白皙,五官很漂亮,可能是多年在庵堂裡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加之飲食清淡,會顯得她很年輕,所以她也不想把人叫老,平日裡都喊妙緣姐,而兩個孩子就跟著喊嬸嬸。

然而安陽公主從第一次見到妙緣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勁了。

她總覺得哪裡見過這個人。

思來想去很久,在一天夜裡終於想起來。

妙緣和三年前死於土匪追殺的丞相夫人長得很像。

不對,幾乎是一模一樣。

之所以她一時想不起來,是因為她以前就見得少。

後來她詳細去做了調查,通過和妙緣聊天,和救妙緣那個庵堂師太聊天,她覺得,妙緣這個女人**不離十,就是那個死了,事實上冇死的丞相夫人。

然後她就寫書信給沈知晏,告知了此事。

這一切,都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她三哥回信讓她一直留在這裡,將人保護起來。

她就照做了。

反正回京裡隻會讓她抑鬱。

不如這裡有趣。

蘇如薇的玲瓏閣真的是十分有趣呢!

蘇如薇每天都開開心心的,數錢數到手抽筋,閒暇的時候,她們還會帶著兩個孩子還有妙緣一起出門玩,幾乎都把淮揚府的美食吃了個遍。

吃美食這種事,還是要和懂得人,有趣的人一起享用,會有意思一些。

要不然連吃的都會變得索然無味。

蘇如薇恰恰就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

和她在一起,每天都能發現新奇點,每天都可以多熱愛這個世界一點。

反正安陽覺得自己現在也不暴躁了,想做的,能做的事情也挺多,她現在已經學會了做菜,能吃!大翊和小彤都給出了不錯的評價。

安陽從京中得到訊息,是關於溫雪珠的。

她把這個訊息跟蘇如薇分享了一下。

其實她也是特意說給失憶的丞相夫人聽的。

這天下著毛茸茸的雪,也冇什麼生意,幾人就在後院的屋裡烤火,妙緣一如既往地縫製著衣服。

她這次是給蘇如薇縫製一件襖子。

兩個孩子和毛球都在一邊玩,蘇如薇給大家泡熱茶喝,安陽就跟蘇如薇說起溫雪珠在京中罰去姑子廟當尼姑的事情。

在一旁縫製衣服,偶爾聽一耳朵的丞相夫人突然手指被紮了一下,泛出血珠。

蘇如薇看見了,“冇事吧?”

“冇事。”妙緣笑著搖搖頭,然後問安陽公主,“公主,那個溫……是什麼人啊?”

安陽的嘴角含著淺淺的笑意,耐心解釋道:“當朝溫丞相的女兒啊,本來上個月時候要和我三哥成親的,卻跟我四哥搞在了一起,成為了全京城的笑話,我父皇就罰她去當姑子已經是輕的了。”

蘇如薇道:“那你四哥是什麼結果?”

書裡的劇情發展其實已經大大改變了。

那是不是說,沈知晏不會步入前世的悲劇呢!

“我父皇覺得他丟人,把他圈禁在宗人府了,說是要圈禁一年,他被圈禁起來了,我三哥就忙了,過年估計都來不了淮揚府了。”

“那你是不是也要回京城了。”蘇如薇問。

安陽畢竟是公主,過年了,肯定得回京裡拜見父皇和母後,這是禮儀。

哪有皇室子女,到了過年了還在外頭遊玩,連爹媽都不見的,難免落人口實。

安陽點頭,“是啊,過兩天就走,我留下一些人,還是我三哥也留了一些人,你不用管,但如果有事,他們會出來保護你們的。”

蘇如薇笑道:“我一個平頭老百姓,哪裡需要人保護啊?”

安陽握住蘇如薇的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

“哦!”

安陽公主回京了。

送她出城門那天,蘇如薇突然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六殿下走了,沈知晏走了,安陽公主也走了……

這些王孫子弟,本來對她來說是遙不可及的人,短暫地出現在她的生命裡,又消失了。

蘇如薇有時候覺得,是不是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啊!

他們也許……再也不會出現在她的生活裡了。

蘇如薇低頭看著沈知晏曾經送過自己的金簪。

至少,還是留了點值錢的東西給她。

哎……

妙緣將襖子披在了蘇如薇身上,“莫要傷懷,離開的人,總有一天會有相聚的一天。”

蘇如薇點點頭,“妙緣姐,晚上我們吃火鍋吧!”

妙緣本來吃齋唸佛有幾年了,但是跟蘇如薇待一塊兒後,從原先的吃素慢慢也吃點葷腥了。

也不是說蘇如薇逼著她吃葷腥,主要是妙緣身子弱,還低血糖,得吃點肉蛋白類的補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帶娃逃荒!穿成炮灰後我自帶福運,帶娃逃荒!穿成炮灰後我自帶福運最新章節,帶娃逃荒!穿成炮灰後我自帶福運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