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破了一樁大案子 周遭人一下子卡了殼,杜太太狐疑的目光在李勝華和人群中那幾個幫腔的人身上略過,又看向舒苒和被她護在身後的孩子。 那是個很瘦小的姑娘,看上去大約**歲,瘦得兩頰都凹陷進去,顯得一雙眼睛大而圓,攏共就那麼一小把頭髮,髮尾泛黃,梳成個辮子搭在腦後,白著臉將自己縮在舒苒身後,眼睛裡水光盈盈,裡頭滿是驚懼不安。 杜太太就心軟了,而且直覺告訴她,她的項鍊不會是這孩子偷的,反倒是看上去溫文爾雅卻一直都試圖將偷項鍊的罪名往這孩子頭上扣的李勝華更可疑一些,而且他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虛偽了,聽他說話都覺得不舒服。 人群議論紛紛,李勝華很快就整理好了情緒,又恢覆成剛纔溫文爾雅的樣子:“那好,是我的錯,隻是剛纔確實隻有我和這個小姑娘在哪兒,我冇偷杜太太的項鍊,所以理所當然的懷疑到這孩子頭上來。” 有人應和,有人幫腔,舒苒通通不理,她蹲下身來,看著那孩子的眼睛,溫聲問:“姐姐相信你冇有偷那位夫人的項鍊,那你告訴姐姐,你剛纔在車廂附近徘徊,是想乾什麼?” “我就不信她不是為了偷東西,彆看她年級小,心眼兒可多著呢……” 那孩子眼淚流得更加洶湧:“我想、想和夫人說聲謝謝……她給我吃的,還給我錢,奶奶說,有人幫了你,就得感恩,道謝,可是我之前太害怕了,這樣不對,我就回來了……” 原來是這樣,杜太太更心軟了,跟著道:“這孩子很懂事的,我覺得不會是她偷了我的項鍊。” “那杜太太的意思是,我偷了你的項鍊嗎?” 李勝華彷彿聽見了什麼好笑的笑話,忍不住笑出聲,又擼起袖子,將他鑲滿寶石的手錶給人看,“我這個手錶的價值不比杜太太的項鍊低,我也是有頭有臉有身份的人,何至於做這些掉價的事?” 他這時才顯出幾分銳氣來,有些咄咄逼人,舒苒仍覺得哪裡不對,但也冇法兒反駁他這話,畢竟聽上去,這話確實也在理。 杜太太沉著臉,冇說話。 氣氛再一次陷入僵局。 “那,難不成那項鍊還是不翼而飛了不成?” 杜太太迴轉身去又開始翻找床鋪,保鏢也開始幫忙,列車員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舒苒牽著那小姑孃的手,看她堅強的忍的眼淚,不由得心中一軟。 她剛纔確實看見了人群中有紅光一閃而過,那樣純淨璀璨的光芒,想來就是紅寶石散發出來的,也就是說那條紅寶石項鍊現在還在這些人身上,舒苒最懷疑的人就是李勝華,直覺告訴她這個人不是什麼好人,看上去道貌岸然,卻一個勁兒的往一個小姑娘頭上潑臟水,但她又確實找不到法子能從他身上將那條紅寶石項鍊搜出來。 實在是李勝華看上去太正經,再加上他腕上的手錶足以證明他是個不缺吃穿有身份的人,而小女孩也害怕到渾身顫抖,再加上她有杜太太幫腔,這偷項鍊的罪名誰都擔不起,看上去兩個都有嫌疑,但兩個人說的都有道理,可這項鍊確實不見了,總不能是憑空消失了吧! 舒苒的目光落在李勝華的手錶上,那是個看上去就十分古樸精緻的手錶,不僅鑲嵌著寶石,周圍還有碎鑽,亮閃閃的,一看就價值不菲,可電光火石間,舒苒忽然就想到前世她去看過的一場展覽會,裡麵展示的全都是外國從華國掠奪走的寶物,後世的人們經過千辛萬苦,終於將這些寶物從國外贖回來。 她見過這隻手錶! 一瞬間,抬頭看見李勝華陰沉的雙眸,一個大膽的猜測在腦海中浮現! “我知道項鍊在哪裡。”為避免打草驚蛇,舒苒冇再看李勝華,而是裝著的在軟臥的床鋪上翻找幾下,忽然說。 “你知道?” 她的語氣太過篤定,一下子就將周遭的人群驚到了。 “知道就快說啊?到底是誰偷了那麼昂貴的紅寶石項鍊?” “是啊,這小偷要是不抓出來,我們今天晚上睡覺都睡不安穩了。” 杜太太原本已經不抱希望了,可是舒苒的樣子實在太讓人信任,她忍不住催促道:“小姑娘,你真的知道我的項鍊被誰偷了嗎?” 說著她還有些狐疑,看舒苒的目光就帶了幾分打量。 “我知道,但安全起見,我隻和列車員說。” 舒苒說完這句,立刻就引起了許多人的不滿,但舒苒一再堅持,列車員也是實在冇辦法了,便將舒苒帶到遠離人群的地方,冇好氣的說:“小姑娘,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其實內心壓根冇抱太多希望。 舒苒壓根就不在意列車員不太好的語氣,她拉著列車員又走遠了一些,才悄聲說了幾句話,列車員瞳孔震驚,嘴唇都在發抖:“你你你、你說的是真的?” 舒苒其實心裡也有點兒虛,但她沉著臉,隻道:“你隻要叫人看住那個姓李的,再去他的車廂裡搜搜他的行李,還有那些一直在幫他說話的人,查一查就知道了。” 列車員心裡在打鼓,但眼下似乎冇有彆的辦法了,他沉沉看了舒苒一眼:“你知道說謊是什麼後果嗎?” 舒苒很無語:“我就在這趟車上,這事兒原本和我沒關係,我說謊有必要嗎?” 也擔心列車員不會按照她說的去做,舒苒神色端肅,又說:“你隻管去查,要是弄錯了,一切後果由我一力承擔。” 列車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而後就快速跑走了。 舒苒則回到了杜太太的那節車廂。 “怎麼樣?是誰偷了項鍊?有結果冇有?” “嘿你這丫頭,有什麼不能說的,非得藏著掖著,是怕小偷跑了嗎?” 說對了,還真是怕人跑了。 他們來問話,舒苒一概不回答,隻讓這些人不要走,事情很快就有結論,有人不滿,但有人想看熱鬨,罵罵咧咧的留在原地,舒苒充耳不聞。 直到看見李勝華似乎想要逃走。 “李先生,您這是要往哪兒去?彆是心虛打算逃跑了吧?” 舒苒眼睛尖,一眼就看見隱匿在人群裡悄然後退的李勝華,眾人循聲望去,這才發現李勝華已經站在了人群外圍,被這麼多人的木管看著,多少有些難堪,冷著臉:“小姑娘,你可彆血口噴人。” 舒苒哼笑:“怎麼,你敢坐還怕人說呀?我冇說中你的心思嗎?” 李勝華這時候已經察覺到不對了,但又自信的覺得不會這麼容易被髮現,他們乾這個有段時間了,等到羊城坐上飛機去往國外,日後自然可以過瀟灑日子去,他冇想到自己能栽在一個小丫頭手裡。 “小姑娘,你說這話可是要負責任的。”他陰狠的瞪著舒苒。 舒苒半點兒不怕,反倒意有所指:“當然,我說出口的話,我肯定要負責。” 李勝華深深的擰著眉,一時間摸不準,猶疑起來。 這個時候,圍觀的人群隻感到莫名其妙,直到過道裡傳來匆匆的的腳步聲。 看著儘頭走來的穿著綠色軍裝的人,李勝華臉色大變,剛想回頭離開,卻發現兩邊通道都來了警察,這下是走也走不脫了。 李勝華很快就在眾人驚疑的目光中被押走了,跟著他一塊被押走的還有一直藏在人群裡幫他說話的那幾個人,有舒苒的指認,一個不少全被抓走了。 一直到被押走,李勝華還是不明白,一想隱藏得很好的自己是怎麼被一個素未謀麵的小姑娘給識破了的。 列車員捧著一串晶瑩剔透的紅寶石項鍊遞到杜太太麵前,說:“太太,這是在李勝華的行李裡發現的。” “原來還真是那個人偷走了杜太太的項鍊啊!” “那他剛纔還一個勁兒的將屎盆子往這孩子身上扣,真噁心!” “知人知麵不知心呐!” 人群散去,杜太太將項鍊收起來,在舒苒麵前感激不已:“小姑娘,真是太謝謝你了,這項鍊是我家長輩給我的,要是丟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在老人家麵前交代得好,真是太感謝你了。” 舒苒忙擺手,她現在還有點小興奮,她的猜測對了,李勝華這夥人就是受了國外的囑托,在華國境內大肆收集奇珍異寶,是妥妥的賣國賊,能抓住他,就能代表能搶回來好多國寶,說不定還能順藤摸瓜,抓到更多賣國賊。 杜太太又去安慰那個一直被汙衊的小姑娘,“實在是對不起,叫你受委屈了。” 小姑娘搖搖頭,她還弄不清發生了什麼狀況,但自己身上的嫌疑被洗清了是真的,乖巧的同杜太太說了聲謝謝,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跑走了,連杜太太叫她都冇回頭。 和杜太太告彆,回到他們那節車廂的時候李珊還很興奮,“小苒,你這是破了一樁大案子嗎?” 舒苒神秘搖頭:“是比大案子還要大的案子。” 剛纔列車員同她說了,不僅在李勝華的行李發現了杜太太的紅寶石項鍊,還發現了許多奇珍異寶,有好幾樣是首都博物館失竊了正在追查的,她可不是幫了大忙了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八零後我成了人生贏家,重生八零後我成了人生贏家最新章節,重生八零後我成了人生贏家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