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叢林曆險記 第6章 腹有詩書氣自華

小說:城市叢林曆險記 作者:大雁歌 更新時間:2022-09-23 11:02:18 源網站:番茄2

"滿眼都是房子,可我卻連睡覺的地方也冇有!"鐘為民正自歎息,流浪漢停住手,抬眼望瞭望他,介麵道:"白居易16歲那年,為了應舉,從家鄉來到京都長安,想拜見名士或大臣,得到推薦機會。他帶著自己的詩作去見大名士顧況,你知道顧況怎麼說?"流浪漢轉過臉,考問起鐘為民。

"長安米貴,居大不易!"鐘為民答道。

"不錯不錯。顧況見他名叫白居易,竟拿他的名字開起了玩笑。可等他翻看白居易的詩稿,看到第一篇‘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忍不住連聲叫好,說文采如此,居有何難!嘿嘿嘿嘿,這事真有意思,真有意思!"流浪漢竟然笑得像個孩子似的。

鐘為民弄不懂流浪漢為什麼說起這個掌故,他的笑他的感慨更讓他莫名其妙。不過,這個流浪漢看來並非一般常人,雖說外表拉侉,骨子裡卻滿腹經綸談吐不凡;說不定今晚遇著的是一位風塵異人。

"老人家知識淵博,一定讀過很多書!"鐘為民不由對他刮目相看。

老人家?流浪漢暗自覺得好笑。人們都以為我老了,可我四十還不到。唉唉,其實我本來可以走一條不一樣的人生之路,隻因自己生性乖僻,加之命途多舛,一些事情的不如意不順利,以致情緒低落精神抑鬱,落到如今的地步。

流浪漢有一個優雅好聽的名字:江月。"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他姓江,就取了張若虛詩中的江月作姓名。報考大學時,由於母親的偏執讀了個自己不喜歡的專業;後來分配工作又進了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單位,諸多不順讓他變得沉默寡言,性情愈加孤僻。真是魚找魚,蝦找蝦,快到而立之年卻有位姑娘愛上了他。開始相處得還算可以,可後來,這位女友聽信了謠言,說江月神經有問題,兩人隻好分手。戀愛告吹,對他打擊尤為沉重,整天心情鬱悶,果真憋出了精神病。此後不久他辦了病退,租了城中村的一間老屋住了下來。離群索居的日子,病情好轉時便讀書。書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他唯一的消遣。他尤其喜歡古典書藉,讀遍了自己的藏書,又去圖書館借書回來看。他成了書癡,隻記得書,其它的統統忘得精光;冇錢用了也不知道去領工資,隻是撿廢品賣。有時肚子餓了,就到垃圾桶裡翻找殘羹剩飯馬馬虎虎對付一頓。亂頭粗服不修邊幅,年複一年便成了現在這副樣子。

江月翻完垃圾,將那堆硬板紙碼齊,又將地上幾隻飲料瓶壓癟放到硬板紙上,而後兩手端起來往斜對過的屋子走去。他把這些東西扔到門裡廢品堆上,轉過身來笑著對跟過來的鐘為民說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江月把鐘為民看成朋友,這冇讓他反感,相反使他很有些受寵若驚。他覺得同這個很有才華的人能交上朋友,也算是今生有緣了。

不用說,鐘為民住進了江月家。夜裡坐在燈下地板上,他聽江月說古道今,一時竟將自己的處境給忘了。儘管江月渾身餿味難聞;屋子裡書籍衣物以及撿來的廢品到處都是,氣息渾濁;自己額角的傷也還在隱隱作痛,但他依然聽得津津有味。

"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江月站起身手舞足蹈的朗誦了一通,亂蓬蓬的長髮隨著他抑揚頓挫的聲音甩動著。而後坐下來就冇頭冇尾的講曆史典故:"先出山當了大將軍的龐涓妒忌師兄孫臏的才能,將投奔他的孫臏砍去了雙足,並在他臉上刺字。受了臏刑和黥刑的孫臏像個乞丐流落街頭,裝瘋賣傻迷惑住了龐涓。在齊國使者幫助下他逃到齊國,成為齊威王的軍師。後來,孫臏用圍魏救趙之計兩次擊敗龐涓,致其羞愧自殺。"

說到這裡,江月沉默良久。驀地,他抬起頭來問道:"你知道孫臏和龐涓的老師是誰?"

"這……"鐘為民搖搖頭答不上。

"鬼穀子。"江月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他在想:史籍卷軼浩繁,博大精深,有多少人能感興趣潛心去讀?像眼前這個青年,連孫臏龐涓的老師都不知道。國人讀書偏少,知識貧乏,由此可見一斑。他冇有責備鐘為民,而是接著神吹:"鬼穀子姓王名詡,又名王禪,號玄微子,春秋戰國時人;隱居鬼穀,所以人稱鬼穀先生。這人長相奇特,相傳他額前有四顆肉痣,成鬼宿之象。說起鬼穀子那可急棍(厲害)得唻,他精通算學,對日月星相瞭若指掌,占卜古今之事無不靈驗;兵法上,六韜三略運用非凡,排兵佈陣變化無窮,鬼神莫測。他修身養性,精於導引養氣長壽,最拿門的是有羽化登仙之術,成仙昇天在他隻是分分鐘的事;而且口才超人,雜學遊說相當出色。不過,對這位精於心理揣摩、深明剛柔之勢、通曉縱橫之術、獨攬天下大智的奇人,有人認為是蘇秦虛構的,世上從未有過這個人。對此你怎麼看?"

江月說到這裡,忽聽鼾聲大作。看時,見鐘為民已倒頭睡下,那樣子真叫睡態可掬。不由一臉蒙圈,無奈地晃了晃腦袋。其實他不知道,小夥子乘車來上海一夜冇怎麼睡,一天來又遇著了不少煩心事,此刻聽他侃大山,宛如聽催眠曲,呼呼大睡自然而然並不奇怪。

鐘為民這一覺直睡到日上三竿。伸伸懶腰,睜開雙眼,見江月正手執書卷望著他笑。連忙翻身站起,麵露愧意道:"對不起,江月先生,我的睡相一定十分難看吧?"

江月擺擺手:"冇事的,在這裡,你享有絕對的自由,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樣。"略一停頓,又說道:"剛剛讀到大文豪蘇軾的一首詩,很喜歡開頭兩句:‘粗繒大布裹生涯,腹有詩書氣自華。‘一個人不管他穿著怎樣粗劣,胸中有學問自然會光彩照人。"

"先生說得對,在下願聽教誨!"鐘為民滿臉真誠。

"我哪裡是什麼先生,"江月放下手中的書,又拿起床頭的一本《春秋左傳注》:"也就是多讀了幾本書吧。如果喜歡,這裡的書你可以隨便挑。"

鐘為民掃視了一下,屋子裡幾乎到處是書,擺放得亂七八糟。他想幫助收拾收拾,卻被江月製止了。

鐘為民暗忖:如今彆無去處,且在這裡住幾天再作打算。就在這時,門外來了三個頭戴大蓋帽身穿白色製服的人。進門後,其中一個乾部模樣的人繃著臉冇好氣的問道:"你們誰是江月?"

正彎腰低頭挑選書的江月,聽到問話直起身看了看來人,情知不妙。但他依然鎮定自若,不卑不亢反問道:"怎麼啦?"

許是受到屋子裡混濁氣味刺激,乾部抽了抽鼻子,蹙縮著臉,樣子很難看:"你看看你看看,滿屋子儘是廢品,東一堆西一堆的,臭氣熏天蒼蠅亂飛;成天就知道翻垃圾,搞得小街上臟亂不堪怨聲載道。我們市容監察分隊連日來接到多人投訴,已先後兩次派人同你交涉,要求你迅速整改清理乾淨,從此再不要撿拾廢品。可你把我們的話全當耳邊風,依舊照撿不誤;你死豬不怕開水燙是不是?既如此,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說著,向站在門旁的兩名隊員使了個眼色:"給我把他轟出去!"

兩名隊員衝過來,一人抓住江月一條胳膊,反背弓押著他推向門外,嚇得鐘為民神色張惶手足無措。

乾部見鐘為民這副樣子,狠狠盯著他看了好一會,突然厲聲問道:"你是江月什麼人?"

"我……"鐘為民越發慌亂。他一邊往門外退,一邊語無倫次的回道:"江月是、是我朋友,我是來、來串門的,不,我是來訪友的。"

"哼!"乾部皺了皺眉頭:"他孃的,一個神經病也有人願同他處朋友,真是馬不騎奇怪了!"

被推著搡著押到門外的江月扭回頭拚命喊著:"我的書,我的書!"

乾部揹著手踱到門外,對江月譏諷道:"瞧你這副邋塌相,把讀書人臉都丟光了!"他略略沉吟了一會,對兩名隊員下令道:"去,把他的書拿給他。"

兩名隊員得令,放下江月,進屋各捧出一大摞書來。

江月脫下衣領襟袖油光光、整個兒黑糊糊臟兮兮、像外套又像襯衣的肥大上衣,平展展攤在地上,叫兩名隊員把書放了在上麵。

鐘為民蹲下看時,見大多是古書。有《論語譯註》、《春秋左傳注》、《鬼穀子集校集註》、《三國誌》、《古文觀止》、《曆代詩話》、《中國史探研》等,另有一些企業管理方麵的書。

市容監察隊的人把江月屋門上了鎖貼了封條後,大搖大擺的走了。

江月蹲在地上,兜兜紮紮用衣服把書包好,拎起來背到身上,順著小巷向前走去。火辣辣的陽光射過來,他上身隻穿著滿是大小洞眼、白不白灰不灰的舊背心,額上麵頰上,乃至裸露的手臂和肩背很快沁出亮晶晶的汗珠子。

鐘為民跟在江月身後,左拐右拐逗了好幾個彎纔到了巷子口。

走到街上,累得氣喘籲籲的江月放下包裹,一屁股坐在了路牙上。

喘息了一會,他這纔打開包裹,挑選出一本《論語譯註》,一本日本著名企業家大橋武夫寫的《鬼穀子與經營謀略》,對鐘為民說:"我彆無長物,就送你兩本書吧!"

鐘為民雙手接過書,向江月深深鞠了一躬,說了句"謝謝先生!"

想起自己和江月先生早起到這會兒還什麼都冇下肚,鐘為民把書放在江月的包裹上,去街上買饃頭。可等買了饃頭回來時,江月卻不見了。隻見江月送給他的兩本書靜靜的擱在路牙上。

鐘為民拿起書,兩眼急切地在車來人往的大街上梭巡著,可怎麼也見不到江月的身影。他在大街上東張西望東找西找,江月就像從人間蒸發了似的,蹤跡全無。

江月不見了,鐘為民像失去依靠似的,心一下懸了起來。他怎麼也弄不明白江月為什麼要急著離開,是他舊病突然發作了?還是受到什麼誘感被人拐騙走了?可這都不怎麼像啊;他送書給我,是不是預先想好了要同我分彆呢?嗯,這可能是他刻意安排好了的。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鐘為民翻來覆去的想著,可怎麼也猜不透江月的真實意圖。剛剛遇到了知己,很快就又失散了,造化弄人竟如此無情!

這一刻,鐘為民忽覺人生漂泊如萍,心中五味雜陳。走在大街上,看著身邊來來往往的人冇一個認識,方纔體會到腳腳踏生地,眼眼望生人的苦楚。可是,開弓冇有回頭箭,既然下決心到這裡來了,那就隻能一條道走到黑,撞了南牆也不可以回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城市叢林曆險記,城市叢林曆險記最新章節,城市叢林曆險記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