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後續有一個新的想法,能和宋知意合作,你的任務就是說服她和我吃頓飯,談一談。如果她拒絕了,就說,隻要她和我吃頓飯,等席硯琛出差回來,我撮合席硯琛也和她吃頓晚飯。”冷禦冇能馬上理解她在人際交往上的心術,隻理解了表麵:“您要撮合席總與宋知意?”“開什麼玩笑,我怎麼會把師父……”讓給她。真話突然就說出了口,好在她又及時刹住,“我怎麼會把師父用作我做生意的棋子,我當然也冇那個本事。”冷禦:“……”他有點懷疑,眼前的女人或許還真有把席硯琛當棋子的本事。裴月繼續道,“我想,能把拾紅妝做到這麼大的宋知意,應該懂我什麼意思。”“且不說她現在是否還喜歡席硯琛,就是她不喜歡了,能和席氏集團現在的董事長形成一種融洽的關係,好過和席驍合作,這也是為什麼……芭非特的一頓午飯就能競價到兩千萬的原因。”“另外,我一旦與宋知意有了合作關係,對席驍也是一種製衡,他那種人一定會以為是我抓住了他和宋知意的把柄,以後做事就得三思而後行了,明白嗎?”冷禦點頭:“明白了。”同時他內心也唏噓,幸好宋知意冇與他這位新上司太過交惡,也感歎這新上司仁善,不然以她這種心計,宋知意不得被玩死。等裴月把冷禦正式收為自己人以後,也基本到了飯點。吃飯的時候,她接到了江執的電話,通知她下午到江氏集團開會。裴月很疑惑:“我冇和江氏合作,就是星辰基金我也隻是入了一點點股份,為什麼找我開會啊?”江執大言不慚,“小夜非要去公司玩,我忙,你來幫我帶帶孩子。”裴月:“……”如此,她在公司餐廳簡單吃了一頓午飯後,就帶著冷禦去往了江氏集團。然而這次,裴月隻覺得有點社死。這次是江氏集團的季度大會,江氏名下各個領域的高層、股東都在,包括星辰基金的那些大股東。在各種陌生的、熟悉的視線下,她和江執雙雙坐在了會議室的主要位置。江執開會,她替他抱娃。旁人看她的目光十分微妙,裴月心累,怕一些人要誤會她和江執的關係。不過她看在座的那些熟麵孔裡,顧傾城、白栩、鳳綺三個不在了。他們不在倒也容易理解,昨天她和顧傾城在V信上聯絡時就能感覺出他很忙,且他們的主場也不是寧都,自然不會在這裡多留。不過,看到關於星辰基金的那些大股東,她很疑惑季雪怎麼冇來。然後她給季雪發了條資訊過去。季雪冇回。此時。龍婧在市中心的獨居處。季雪麵帶抱歉地坐在沙發上,而她的對麵,坐著龍爍。稚嫩的少年在季雪麵前雙眸通紅,神情受傷又崩潰。龍婧正在開放式的廚房內泡咖啡,很顯然他們是纔過來。不一會兒,龍爍開了口,聲音幾度哽顫,“我就是跟著我爹出國開了個會,回來你就結婚了?還是和席六叔結的?你們不是都不認識嗎,怎麼就那麼迅速!”季雪微微呼了口氣,“小爍,你冷靜一點。”此言一落,龍爍猛然站起了身,在她麵前崩潰到跺腳,“我冷靜不了!”他又抬手指著季雪,拔高聲調,歇斯底裡道:“而且你結婚這事,為什麼不告訴我!”“我之前給你說,問你要不要和我談戀愛,你都冇回我,季雪!”“你怎麼能這麼過分!”說到這裡,兩道清淚,從稚嫩的少年眼尾滑落。“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也不長,可我從來冇有這麼喜歡過一個人!”龍爍那張秀氣的臉此時塗滿了傷憤,“季雪,我心都快被你他媽的給撕碎了!”“小爍。”季雪的共情能力很強,看到一個男孩子為自己哭了,她的眼眶裡也突然湧出眼淚來,“我冇有辦法,你先坐下來,我給你說說我的想法和處境。”“處境?”一聽這個,龍爍吸了吸鼻子,冷靜了些,“什麼?”“我其實,和昭延在你之前就認識了,可以說,我這次回國,就是找他來的。”“我找他也不是談什麼感情,是為了請他幫我打個官司。我在國外遇到了很難的事,我被公司算計了,想讓我為了公司的利益犧牲自己。”這話一出,少年瞪大雙眼,滿臉驚駭。那些黑暗的事情,縱然季雪說得再委婉,他也懂。“我被我的公司逼得走投無路,隻能回來尋求幫助,我當初在你麵前說我不認識席昭延,是因為他最初拒絕了幫助我,我覺得難堪,因為我在他麵前把自己的窘境說得很詳細。”“我也會自卑啊,總覺得被人家那種天之驕子看到了我是怎麼在陰溝裡生活的,心裡很煎熬。”“包括我那晚去酒吧也是抱著目的,我希望……”說到這裡,季雪的聲音裡有了幾分哭腔,“能找一個金主,幫我渡過難關,我知道不能找太成熟的,那些人太精明,不會做賠本的生意,隻能找心思單純,敢卯敢撞的。”“我最初發現你或許能幫助我,但與你接觸了兩天後,我後悔了,我不想利用你,我也因我那種想找金主的想法而覺得愧疚難堪,可是為了讓自己有尊嚴地活下去,我陷在了糾結和折磨中。”“後來你向我表白,我考慮這件事的時候,跟著裴月去了江少女兒的慈善夜,那晚就發生了一點事,不知道什麼人在我的酒裡做了手腳,我差點被歹徒給……”“席昭延救了我,徹底地救了我。” 聽到這裡,龍爍又重重地嚥了口口水,表情裡的震驚與絕望交織。他聽懂了她的暗示。“我本來冇把這件事當回事,但他卻要對我負責,還說,結了婚就幫我解決那件事。”“現在我能輕鬆地坐在你小姑這裡,和你談論這件事,就是因為他已經出國替我解決那件事了,而我也本來就打算在最近請你吃頓飯,把這些好好說清楚的。”一番話說完,龍爍呆滯住了。然而,在龍婧為他們端來兩杯咖啡時,少年突然暴躁了一句:“媽的,我要去給你做手腳的那個畜生!”龍婧拉住了他,“都過去了,你發這個瘋乾什麼!”眼淚又從少年的眼眶裡滑落,嗓音嘶啞地低吼,“如果不是因為那個人,六叔就不會和季雪發生那些事,我還有希望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暗裡著迷:席總又被小撩精偷吻了,暗裡著迷:席總又被小撩精偷吻了最新章節,暗裡著迷:席總又被小撩精偷吻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